書韻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韻軒 > 漂亮貓咪是上將【女A男O】 > 第 3 章

第 3 章

在值班的監測中心各部門驚醒過來。“收到!監測部門報地點!”指揮部值班人員迅速進入狀態,開始指揮各部門。“東區-佩爾斯小鎮!”在一麵巨大光屏下,監測值班人員手指飛快按著機器上的按鈕,迅速確認監測畫麵上閃爍的小紅點,馬上找到了這次C級變異植物的發生地。先遣小隊戴好裝備和武器,坐上飛行器,立刻趕往目的地。佩爾斯小鎮,廢棄了將近二十年的小鎮。飛行器停在目的地上空,先遣小隊用小型機器進入小鎮中心探查,中心區...-

貓咖店內。

虞牧今心心念唸的人把頭埋進小貓柔軟的肚子裡吸了又吸。

柔軟的貓腹散發奶味的清香

小貓味,真好聞。

突然聞著聞著感覺有點不一樣,有一絲絲不屬於小貓的味道冒了出來。

應該是剛纔把小貓送回來的那位女Alpha的味道。

他本來在後麵的房間幫小貓們準備食物,貓被送回來的時候他並不在場,是聽安晨說的,他把那位女Alpha誇得天花亂墜,說她的氣質多麼好,長相多麼優秀,人還這麼熱心,說著說著都快冒星星眼了。

聽起來應該是個等級很高的Alpha,那不至於連Alpha最基本的資訊素收放都冇控製好。

Alpha等級越高,資訊素的控製水平越強,這是公認的真理。

安頓好小貓後,白景若看了下時間,他應該下班了,讓安晨獨自看店。

這間貓咖是他名下的,前兩年在其它星收養了眾多流浪貓,便把它們帶回主星,買了一間貓咖讓它們自力更生。

由於他經常不在主星,便雇傭了安晨,樓上也改成了員工宿舍,讓安晨與貓貓們一起生活。

他放了假便回來一起照顧小貓們。

走之前還撫摸了一眾貓貓,在貓貓咪咪聲之下不捨地走出了店門。

他現在住的房子離這家貓咖店很近,不需要代步工具,幾分鐘便到了。

回到家的玄關處後,白景若拿出粘毛器,認真地清理身上的貓毛,收拾乾淨後才進房內。

冇一會外賣就送到了。

這是他的下屬給他點的外賣,怕他休假自己照顧不好自己,天天給他點外賣,一日三頓頓頓不落下。

白景若略感無語,他有這麼笨嗎?

要是他的下屬在這裡恐怕會點頭,一臉嚴肅地說:

有。

但他還是每頓都吃得乾乾淨淨。

嗯……這家店的土豆牛腩好吃,下次還讓他點。白景若發了訊息讓他明天還點這個,下屬很快回了訊息說知道了。

白景若總感覺他的語氣有種無奈感。

一切收拾完後,白景若舒服地躺在大床上,開始今晚的毛茸茸生活。

他愉快地在星抖瀏覽一切有關於貓貓的視頻,裹在薄被的腳踝乾淨白皙,修長泛粉的手指不停地點讚收藏。

刷著刷著他的後勁有點不對勁,其實在洗澡的時候就已經不對勁了,但是他安慰自己應該是心理作用,畢竟他的後頸二十多年冇有反應了,還有被醫生診斷的資訊素冷感症。

資訊素冷感症是天生的,很難治療。而後頸冇反應是多年精神力高強度透支,波及到了後頸,使得後頸總是習慣性地產生炎症,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找一個匹配的Alpha進行標記。但是他天生對資訊素冷感,也就是毫無反應,所以兩種病相剋,至今冇有找到解決的辦法。

但是他現在的後頸真的在微微發熱,這種越來越強烈,即使是從冇有發情過的他也能幾乎確定。

他正在迎來第一次發情。

他顫著手撫上後頸腺體部位,好燙,還有一絲痛感,比起在浴室的時候更腫了一點。

家裡並冇有任何Omega抑製劑和相關設備。

他把終端上貓貓頁麵切掉,切到通訊介麵。

【阿淩,帶點抑製劑到我公寓,我發情了。】

此時完成任務,正準備坐上飛行器飛回首都並收到上司發來的終端訊息的衛淩:?

他剛開始以為自己打包B級植株太累了出現了幻覺,再定睛一看,真的是他的上將的終端訊息。

【你把我們上將怎麼了!】

【你到底是誰?我奉勸你彆自尋死路,綁架帝國的上將可是死罪!】

訊息送達,衛淩立刻定位白景若公寓,以最快的速度前行。

腦子越來越混沌的白景若看到衛淩連發兩條質詢、不敢相信的訊息,頭更昏了,便打了視頻過去。

【我冇有被任何人綁架……我現在真的發情了,幫我帶點抑製劑回來……】

說完這一句,他立馬關掉了視頻,倒在了床上,嘴裡溢位一絲難捱的呻-吟,全身都在叫囂。

打字、說話已經用掉了他全部的力氣。

看到終端那頭真的是自家上將,衛淩懸著的心便放了下來。

但隨後看著視頻裡的上將愣了一秒,他從未見過這樣的上將。在強者如雲的軍中,Alpha以碾壓性的優勢占儘地位,他的上將以一個Omega的身份成為了今天帝國最年輕的上將。

他從來都是強大、冷靜、沉穩。

根本不會像剛纔一樣,臉上泛著淡淡的粉,眼睛泛著水光,整個人看上去脆弱極了。

他之所以一開始收到白景若的訊息以為他遭到意外,因為除了白景若和他的許默醫生以外,隻有他知道白景若的腺體有問題。

二十多年冇有反應的腺體,今天卻發情了?

衛淩來不及細想,加快飛行器的速度,把定位改成了白景若從小看到大的醫生那裡。

他明白他家上將的意思,普通的抑製劑不確定對他是否有效果,他需要的是他的醫生——許默醫生的抑製劑。

衛淩以最快的速度抵達了白景若的公寓,但還是用了一個多小時,不知道上將現在怎麼樣了,有冇有挺住。

輸入密碼,他提著許醫生準備的抑製劑進入公寓。

白景若現在住的這套公寓還是衛淩挑的,裝修設計也是他著手的,才擁有了獲得上將家密碼的機會。

一進門,他便聞到濃鬱到化不開的話梅味,酸甜中還帶著淡淡薄荷的味道,清新甜蜜。

這是他第一次聞到上將的資訊素,濃烈且張揚。

房中傳來難受的喘-息聲,衛淩敲了房門。

等了幾分鐘,緊閉的房門開出一個小縫,瑩潤白皙的手伸了過來,拿走了抑製劑。

又“啪”地一聲關上了。

衛淩知道上將不想讓自己看到他虛弱不堪的一麵,便給他發了訊息,說自己先走了有問題再叫他。

房內,白景若撕開抑製劑的包裝,掉下一張紙條,是許醫生寫的使用方法。

白景若迅速掃了一眼,雖然他自己冇用過抑製劑,但是幫同伴打過。

他勉強起身走到鏡子麵前,對著鏡子用微微顫抖的手把抑製劑注射進已經變得腫大發熱的腺體,另一隻手緊緊抓著洗手檯的邊緣,手指攥緊變得發白。

不知道什麼時候白色貓耳冒了出來,除了小時候冇控製好,其它時間白景若一直都控製得很好,從冇讓它出現過。

毛絨絨白色的貓耳,中間粉嫩,隨著主人的動作一顫一顫。

他現在的狀況有點糟糕,領口被自己扯得不成樣子,露出一截精緻漂亮的鎖骨,白玉般的胸口一起一伏,還能看到淡粉色的紅寶石,眼眸氤氳著水汽,眼尾染上淺淺的紅。

這副脆弱又勾人的樣子足以讓所有Alpha發狂。

好在許醫生靠譜,給的抑製劑很快見效。白景若感覺自己慢慢變得清醒,腺體也漸漸恢複正常,在浴室休整了一會,隨便擦洗一下身子和臉,就上床昏睡過去了。

……

陽光透過潔淨的窗簾灑落潔白的床上,床上的人緩緩睜開了滿是睏意的眼睛,還想再睡一會的白景若手不小心按到在床頭的終端,終端一下子彈出好幾條訊息提示音。

其中一大半都是衛淩發來的,對他的身體表達了關切的問候,還有安晨詢問貓咖的事宜。

白景若看到訊息睡意消失了大半,對著訊息一條一條回覆。

指尖在終端上劃拉,劃到了許醫生的通訊介麵,白景若思考了一下,還是將昨天的情況發給了許醫生,詢問他具體的情況。

將訊息發送出去之後,一時半會許醫生也冇有回覆,白景若猜測他有事要忙,反正現在症狀也消失了,不是很著急,他進浴室好好洗了個澡,順便打開家政機器人收拾一地的狼藉。

收拾乾淨後在門口取了衛淩給他送的營養清淡的午飯。

吃到一半終端響起一聲響亮的提示音,白景若冇有理會,他吃飯不喜歡半途而廢,要專心吃完。

吃完後,他打開終端,是許醫生髮來的訊息。

許醫生回覆地很詳儘又帶著一絲欣喜,說昨晚發生的情況應該是沾染上Alpha資訊素髮生的,至於他的資訊素冷感症為什麼會對這個Alpha有反應,他猜測那名Alpha的資訊素跟他的資訊匹配程度高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

簡單來說二人的資訊素契合度有有可能是100%

現今帝國能達到100%匹配的人幾乎是微乎其微。

白景若得病是不幸的,同是又是幸運的。

白景若的資訊素冷感症對任何人的資訊素冇有一丁半點反應,但對昨天的Alpha資訊素不僅有了反應,反應還很強烈,導致他第一次發情。這樣也順帶緩解和解決他後頸腺體發炎的症狀。

許醫生讓他有空來他這裡的私人診所進行一個係統的檢查。

白景若看完許醫生髮的訊息,有些呆住了:……100%的匹配程度嗎……真的有人和他的資訊匹配程度這麼高嗎?即使他有……

他平複好心情,快速回覆了許醫生,說他明天就會去。

不知怎麼回事,他腦海中突然拉出了一條淡到快要消失的回憶。

昨天他好像隱隱中聽到了那個女Alpha的聲音,很冷,像冰雪一般,但是很好聽,清亮乾淨。

她……會是怎樣一個人呢?

-信虞博士會是這樣的人。洗完澡出來後,虞牧今換上了乾淨柔軟的睡衣慵懶地躺在客廳沙發上,拿出終端刷今天的新聞。很快,數條訊息出現在她的終端推送介麵上。她點進了一條標題為【佩爾斯小鎮出現C級變異植株】的新聞推送。標題下麵是詳細描述,拉到結尾有終端用戶的對此事的評論。問心無愧:【這個月又來一起啊,已經是第二起了。】你這是什麼意思:【唉,你們覺不覺得最近出現變異植株的事件變多了】裹緊我的小被子:【好像是有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