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韻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韻軒 > 融合星係 > 第 1 章

第 1 章

他人探查。“你的目的,我的代價。”軍服男子坐在他對麵的木椅,雙手交疊放於腿上。他不喜歡拐彎抹角,直擊主題。“不用這麼著急,先看看我的籌碼如何。”白髮男子把手中的球體一個個推到方桌中間的圓形展台上,推過去的球體內部也隨之展現在這片虛空之中。“此為精靈之森,森林覆蓋率90%,光暗精靈兩族被裂縫分割,不可跨越。你的星球在戰後又有多少植物存留?精靈之森不正好可以補全你們這方麵的知識。”那是一顆各被紫霧和綠...-

在一片單獨開辟的虛空,一人坐於木椅上,前方四四方方的木桌上漂浮著七顆球體,六顆不同顏色、形狀的球體圍繞著中間散發光圈的球體。

他寬大的披風遮擋身影,白髮拖地,額前碎髮遮眼。他一手撐著腦袋,一手撥弄著這七顆球體,而他的對麵放了一把木椅。

“你來了,不枉我發出的資訊。”

不遠處,一人撕開虛空,緩緩走向木椅。來人身穿一身黑色軍服,頭頂軍帽遮住半張臉,全身包裹黑色光芒,阻止他人探查。

“你的目的,我的代價。”軍服男子坐在他對麵的木椅,雙手交疊放於腿上。他不喜歡拐彎抹角,直擊主題。

“不用這麼著急,先看看我的籌碼如何。”白髮男子把手中的球體一個個推到方桌中間的圓形展台上,推過去的球體內部也隨之展現在這片虛空之中。

“此為精靈之森,森林覆蓋率90%,光暗精靈兩族被裂縫分割,不可跨越。你的星球在戰後又有多少植物存留?精靈之森不正好可以補全你們這方麵的知識。”

那是一顆各被紫霧和綠意包裹,由一條裂縫分割的球體。在此生活的兩族都擁有尖耳、透明翅膀。

一族淡金色紋路的透明翅膀,偏淺色係眼眸和髮色,服飾偏長袍,手持法杖。另一族淡紫色紋路的透明翅膀,偏深色係眼眸和髮色,服飾偏上下短款,手持弓箭,揹著箭筒。

兩族都有巴掌大小,一對帶有紋路銀白的透明翅膀、銀色頭髮和眼睛的小傢夥。

“你的條件是很誘人,但你冇說我需付出的代價。”

“隻需要解決裡麵的過多的‘能量’就行。這或許不算代價,你那邊前皇帝製造的實驗體,總有需要能量補充的人。”

軍服男子雙手交叉,手肘抵桌,低頭看不清神色。白髮男子也不廢話,繼續手中的動作。

第二個球體內,連綿不絕的山峰把一大片小山和森林包圍。

山峰上有的洞穴裡住著頭似馬,身似獅,一對巨大羽翼,尾巴長而蜿蜒,全身佈滿鱗片的種族。他們有的飛翔於天際,有的在森林一招擊殺獵物,他們身上的鱗片如堅硬無比,獵物劃破岩石的利爪在他身上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在小山和森林裡棲息的種族頭頂似鹿的角,身後拖著一條帶有鱗片的尾巴。他們冇有翅膀,一尾巴就能把獵物甩出二十米左右,散發的力量可以和前麵的種族勢均力敵。

“龍族與龍人族的實力可以滿足戰士們戰時應激所留下來的後遺症。你們隻需要抓出背叛之人就可。”

第三個球體全身水藍,隻有一小部分呈現土黃。

內部汪洋大海,海洋內淺水區一人身魚尾,以女性為主的種族,她們有些在與魚群玩耍,有些坐在礁石上,用尾巴拍打著海浪,歌唱著聽不懂的曲調。

深水區域的種族也是人身魚尾,但是耳朵和手臂上有著一對薄薄的魚鰭。他們手拿長柄武器,似魚叉,但中間刺較長而兩側的較短。正結隊與海洋大型生物廝殺。

“海洋是你們未知領域,戰時的音樂是單一激昂的。那此處海洋的知識和音樂風格是你們所缺少的。我的要求隻是解放淺水區的人魚和促進兩族的友好溝通。”

第四個球體通體黑色,像是失去了生機般。球內一直處於常夜的狀態,裡麵殘垣斷壁,植物也全是乾枯狀態,空氣中還存在著一種看得見摸不著的白霧。

其中一種族全身為半透明的橢圓狀,靠近地麵部分呈現碎布樣。他們漂浮在空中,手裡拿著一個純白色方形小抱枕,有的枕著小抱枕飄在空中呼呼睡覺,甚是安詳;有的四處遊蕩,似乎在尋找什麼。

另一種族的身體由骨架和留在心臟處的紅色圓形血玉組成。他們可以拆解自己的身體結構,要麼與族人踢頭顱、拿手骨腳骨打架等,要麼四散身體結構相互碰撞,要麼吵醒上一種族被其追殺。

“這個星球是我年輕心軟收入麾下,之前是一個初獲意識傢夥的。她‘經營不善’、過於憐憫,此星球是災後她用僅剩的能量所化。它冇有任何代價,你就當附贈的獎勵。”

白髮男子說完,也隻是低頭摸了摸手中散發光圈的球體,球內矗立一座巍峨的城堡,在中央殿堂上,一位孩童蜷曲身體,沉睡在塔頂的金色光球內。

“此星球不算附贈,或許它會成為實驗體的避風港。”軍服男子在看到這兩族的生活方式,就想到此星球會成為那些實驗失敗,被前皇帝隨意丟棄【失敗品】的救贖。

白髮男子閉上了眼,身子後靠,把下一個球體推了過去。

此球體內,存在各種各樣的動物或是有一部分動物特征的類人形生物。他們就像是動物般有著各自的生活習性和生活環境,還可以在動物形態和保留部分動物特征的狀態之間轉換,在動物形態,力量、速度等方麵更加出色。

在此星球的中央位置有一座名為獸王城的城鎮,裡麵存在著各種各樣保持著部分動物形態的類人形,而城外的各族群間卻往來甚少。

“此為獸人族,裡麵分屬各種族群,他們的習性等方麵和古藍星的動物一般。我的要求:解決獸王城內所有的灰色產業,推動他們縮小貧富差距。”

“經濟方麵的變革,你交給‘外地人’推動,是否太過草率。”經濟的動盪可不單單隻有經濟,他會牽扯很多利益,甚至會動搖整個世界。

“你們隻需在必要時刻幫助反叛軍就可,他們這麼多年的韜光養蓄,可不是那麼容易失敗的。”

白髮男子直接推出最後的球體,“此星球或許可以滿足腦力人士和對信仰的研究。”此星球是他最冇有把握的,兩族的武力被自己限製,他們通過信仰洗腦達到種族百年的生活時間。

球內被分為兩半,一半常晝一半常夜,分彆生存著兩個水火不容的種族。

常晝中央矗立一座平麵略呈“十”字形的尖塔形建築,塔尖上立有2米高的鐵十字架,樓內懸掛銅鑄大鐘一鼎。

當鐘聲敲響,四麵八方背身四翼或是六翼潔白翅膀,一條活的白色絲帶綁住雙眼,即使眼睛被遮住,也不影響飛行,全身白與金的類人形種族。

而長夜一麵中央,一座高聳尖塔,石材為牆,窗戶為尖拱形且長而窄,被分成幾個小窗戶,外部又向外延伸飛扶壁,雕刻各種動物的建築矗立於此。

建築內把酒言歡的種族,頭頂惡魔角,背生黑色羽翅。他們身上有各種各樣的紅色紋路。他們隨心所欲,建築內一片狼藉。

“在武力接近於禁止的星球,常晝的天使與常夜的惡魔為了信仰和爭奪晝夜時長而不斷洗腦他人。我希望你的人能讓這裡恢複正常,不管是時間還是信仰。”

白髮男子把大號球體也放在桌子中央,讓六小顆圍繞其轉動,四周的環境恢複剛來的樣子。

“我的籌碼已全部堵上,你是否要與我一起賭上一把呢?”

-可以解決,為何要找上我。”軍服男子知道自己的星係是表麵和平,內裡的衰敗卻隻能儘力減緩。即使他這樣說,也不能拿全星係的民眾去賭。“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親自下場。我寧願靠外力助他們的救贖之路,也不願下場抬手解決。我們可以慈愛、可以暴力,但在除了星係滅亡的問題上需要保持冷漠。”“孩子大了,必須放手。不然,那顆星球便是我以後的下場。”通體黑色的星球飄向方桌中央,那昏暗的環境籠罩這邊虛空,虛無的白霧瀰漫,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