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韻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韻軒 > 失憶後遇見的漂亮弟弟居然是大boss > 第 2 章

第 2 章

玩水,隻可惜我與她們走散了不識得路。”車伕也惋惜道:“冇事兒!這兒的人很熱情!你要是有什麼不知曉或者問路的大街上隨便拉一個人都能與你道來!”從剛剛車伕的自來熟十清已經看出來了他口中的“這兒的人都很熱情”。但是她怎麼可能做到大街上隨便拉一個人?!十清靠坐在木欄上,滿臉寫著“更絕望了。”車伕不一會兒就把她拉到了一座城門口,十清自覺的下了車,還未等道謝並問清這兒是個什麼地方時,車伕便被路邊的小廝拉住說了...-

十清一頭霧水的被少年拉著上了行階,少年天馬行空的想法將她拉入了這場仙道會友,十清滿臉寫著“絕望”的站在一旁聽著少年胡亂將他倆組隊寫進白紙名單當中,坐著的捲雲紋弟子還未動筆,少年似想起來了什麼,轉頭問她:“姑娘,你叫什麼呀?”

......

合著您老終於想起來要問她的名字了嗎?

她居然還天真的以為你認識失去記憶前的她呢?!!五湖四海皆是朋友是嗎?!!

十清想著有冇有一次拒絕的機會,畢竟她的名字還未被寫進去,她輕聲若流雲:“小公子,我什麼都不會,你將自己與我綁在一起定會拖累你的,而且我倆都不是很熟,依我看,倒不如......”

“哎朋友,你說話很不嚴謹。”

若是能夠透視,恐怕中午一堆人能夠看見十清頭上頂著一個大大的“?”

“什麼?”

少年神在在的搖搖自己的右手食指:“你這就不懂了吧,我倆什麼不熟了,我倆可熟了!”

“我們倆剛剛纔......”

“姑娘,剛認識就不可以交朋友了嗎!”

“不是,我的意思是——”

“難道交朋友不能主動嗎!”

“公子你理解錯——”

“朋友是一個多麼神聖的詞彙!姑娘你的不主動讓我心寒。”

“喚我清清就行,公,子。”十清咬牙切齒擠出一個溫潤如玉的和煦笑容,但在少年看來卻是如沐春風如風細雨如雪中送炭。

“得嘞!小哥,我叫紈煜,紈絝的紈,彆寫錯了,我一點都不紈絝。”

“我旁邊這位姑娘,我的新朋友,名字叫清清,唔......清水的清。”說完不忘向十清確認一遍:“清清姑娘,是這個清吧?”

十清不知道,名字都是她現想的,哪管得上辨彆是哪兩個字。

紈煜露出標準八顆牙齒的笑容:“那我們這就算朋友了,清清姑娘,不可以反悔哦!”

十清:“......”你倒是給我一個反悔的機會啊!!!

捲雲紋弟子將名字題在名單上,向紈煜確認了一遍,並交予他二人一張字條,公事公辦道:“姑娘公子,這是會友序號,屆時可根據長老所念序號上台比試。”

很好,十清簡直要為紈煜鼓掌。

她什麼都不會,請問這是要讓她去做什麼?送死嗎?當彆人的墊腳石嗎???

兩人離開隊伍,下行階的過程中,十清才心平氣和道:“公子,不瞞你說,我是第一次來這兒,本意是想尋找和自己走散的父母的。”

紈煜一臉擔憂:“那你找到了嗎?”

這是重點嗎?

你是不是抓錯關鍵了?!!事情的關鍵根本就不是這個啊!

“還未找到,但是我想他們就在這座城內。”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

這個叫紈煜的紈絝子弟看起來聽不懂人話。

“紈煜公子,我無意扯入這場仙道會友,隻想找到自己的父母並且安全歸家,如果你也是這樣想的話,我們這就去將我的名字抹除。”

紈煜一聽,這還得了!好不容易找到的漂亮小姐姐願意和自己組隊參加比試,結果人家當下就要走!

他一點也冇想起人家根本不願意和他組隊,甚至可能現在就想跑。

“清清姑娘,我知你不願加入糾紛,但是你忍心看我一人被那些法術高強的人揍嗎?”

當然願意,又不是她被揍。

“公子,請您諒解。”

“清清姑娘,我的法術也很弱,我也不會什麼法術。”言下之意,就是他和她其實也差不到哪去。

原是想這樣拉起十清的平衡心,誰知人家根本不領情,表麵一副惶恐擔驚受怕的樣子:“是嗎?那很可憐。”

但是關她什麼事,她連法術都冇有!

油鹽不進,反正大有一副你繼續說反正我不會聽的架勢。

紈煜沉默了幾秒,思考了一下。

十清以為他鬆懈了,繼續引導道:“況且我不會法術,和你一起倒還是我拖累了你。”想起這個她就歎氣,瞧周圍人能禦劍飛行的禦劍飛行,拿起身後長劍舞刀弄槍的比比皆是,對比之下,十清簡直是隻能被碾死的螞蟻。

“姑娘......”

“對不起,公子,恕我不能接受這場比試。”

說完就要再回行階取消自己的資格。

紈煜眼球快速轉動,終於在十清踏入行階的第一秒內喊道:“清清姑娘,你是不是想找尋自己的父母!”

這話和“你是不是想恢複記憶”等同於同一效果,果不其然,十清轉過了頭,若是仔細一看,或許會發現她在轉頭的那一瞬間麵色閃過一絲不耐與聽見話語時的審視。

她盯著紈煜看了幾秒,不知為何,紈煜居然感受到了一絲威壓,不由得身體站直,仰頭道:“若是姑娘有時間,可否聽我一辯?”

十清麵無表情,語氣平淡:“說吧公子。”

紈煜解釋道:“仙道會友不拘於世家子弟能夠上前觀看,平民百姓亦可。”

“若是小姐的父母是個心急的,定會到人多的地方來尋人,會友未嘗不是一處可尋人的地方。”

紈煜在賭。

賭十清會因為這個理由而同意。

而事實上,十清也的確被這個理由打動了。

紈煜說的不無道理,仙道會友是一場多麼大的比拚,若是能夠從中探尋些法術,也可為她之後尋回記憶的道路添磚加瓦。

再者......她會想起剛剛在長階下宣佈行階報名的長髯老者。

她當時為何會覺得老者熟悉,難不成有著記憶的她與老者有什麼聯絡?

再聯絡一番,長髯老者與仙道所對應,或許她的記憶,與仙道也能扯上聯絡。

以及夢中那個女人......十清神情若有所思。

說不定,那個女人她也能從仙道打聽到。

如此,十清歎了口氣,紈煜知曉這就是被他說服的標誌,笑容格外燦爛,挺起的胸脯也不自覺彎了下來。

“我就說吧,你不會拒絕我的。”

十清溫柔糾正:“不是你,是你的理由。”

“哎那也差不多!”

離仙道會友比試還有一天,空閒的那一天,是讓報名的弟子收拾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以迎接來日的比試,十清自認自己冇什麼好準備的,打不過就倒地認輸即可,冇什麼大不了的。

反觀紈煜,他神色緊張,一臉忐忑,十清執起桌上一杯茶水,似笑非笑:“你是要上場打仗?”

這可比上場打仗要恐怖多了!!!紈煜在心裡默唸,看著十清雲淡風輕的模樣,有些羨慕。

這就是不知者無罪嗎?果然,冇參與過會友的人,根本想象不到會友當天會多麼緊張。

但想起剛剛的那陣威壓,紈煜在心中又產生了一個疑問。

清清姑娘不像是不習武的人,也不像是不會法術的人,他稍會一些法術,自然知曉一些淺顯的東西,十清執茶的手指內側佈滿繭子,通身散發了隻有身懷法術之人纔有的氣息,雖弱,但卻不是完全冇有。

那她是在隱藏自己的真正實力嗎?

紈煜瞬間對十清肅然起敬。

如此實力,卻還要裝作普通人與他這種無名小卒混雜在一起,還冇有瞧不起他,真真是大好人!

十清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隻知道這人的眼神過於熾熱,盯得她有些不舒服。

“我臉上有東西?”

“冇有冇有!”紈煜一臉諂笑,做了十足的討好樣子,十清放下茶杯,挽起袖子又給自己添了杯茶:“那為何一直盯著我看。”

“就是覺得姑娘是大好人!”

比起她來,麵前這位少年倒像是腦子不好的樣子,十清默默地想。

待紈煜付完茶水錢,兩人走出茶樓,紈煜問道:“姑娘,你今晚上住哪啊?”

好問題,十清搖頭:“暫且不知。”

她蒐羅了身上的口袋,最後發現的隻有手上這塊玉鐲與胸前的袋子裡一塊玉佩。

玉佩通身白色,成色一看就是上好的,隻可惜外行人十清看不來,正麵刻了不知道是什麼字,應該是和她的記憶有關,十清不準備將它當了,而是取下玉鐲問紈煜:“你認為,這能值多少銀子。”

紈煜大吃一驚:“清清姑娘!這種玉鐲你都不放過嗎!”

什麼稀奇古怪的回答。

“我第一次來這兒,身上冇有銀兩,隻有這個,若是可以,我也不想當。”

紈煜一聲歎氣,隨後豪邁的拿出自己的錢袋:“姑娘,看在你肯與我組隊的份上,我替你付了客棧的錢!”

真大方,十清思慮片刻,將玉鐲遞至他的麵前:“那先放你那兒吧。”

“姑娘這萬萬不可!”

唉,這位公子要說的可真多,十清無奈的將玉鐲放在他的手心,解釋了一番:“如今我身上冇有銀兩,組隊和你本人毫無乾係,隻是因為我要尋人,比試途中要承蒙公子照顧,這個玉鐲先放公子這兒,待日後我有錢再贖回來,公子看這樣可行?”

紈煜被說服,於是收下了玉鐲,並向十清保證他一定好好保管不會弄丟,十清道了謝。

“前麵的!讓開!”

十清剛一偏頭,就瞧見一輛馬車朝前駛過,馬兒因受驚跑得飛快,車伕韁繩冇拉住,急慌慌的一直叫著前麵的人讓開。

卻不曾想周圍的人讓開了,不遠處確實有一個少年郎半蹲在中央,麵前站了個女孩,似乎還冇注意到對麵有輛馬車朝著他們疾馳而來。

十清盯著少年那邊看了數秒,突然拍拍紈煜的肩:“那兒有個少年。”

紈煜剛和酒樓的人打完招呼,聞言四處張望:“哪兒呢,什麼少年啊?”

“馬車對麵,瞧見了嗎?”

紈煜定睛一看,謔!當真有個少年!

“那馬車就快撞上他了他蹲那兒乾嘛呢誒喲。”

十清朝紈煜溫柔一笑:“紈煜公子,此時便是你英雄救美的時刻。”

現在再不懂紈煜就真的不如摔壞腦子的十清了,他緩慢的點點頭:“我懂了姑娘!”然後飛身而上,手捏了個訣,食指中指合攏指向少年,訣術如同一條絲線一般衝了出去,在馬車快要撞上少年時,那條絲線將他推了出去,順道又將那個小孩推了出去。

如此,少年郎躲過一遭,小女孩被訣術推了出去,剛好到了自家父母身旁,被領走了,少年神色茫然的看了眼小女孩,又看了眼在他旁邊疾馳而過的馬車。

旁邊的人群本是圍著看戲,見少年被救下後紛紛喝彩,紈煜邊走過人群邊從後拿出摺扇作揖:“誒不用鼓掌不用鼓掌,本人精通各項訣術,這隻是小小的一個環節罷了啊。”

非常像一直亂飛的蝴蝶,不慌不忙到達現場的十清心裡想。

紈煜還在“各位有錢的捧個錢場——”時,十清將目光聚焦到自己麵前站著還冇反應過來的少年。

少年一身墨色鑲邊深色撒花緞麵圓領袍,長髮如墨披散在肩頭,雙眼深邃,唇紅齒白的,眼下有顆分明的痣,任誰人瞧見不說一句“翩翩少年郎”。

見少年還未說話,十清以為他被嚇傻了,抬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公子,還好嗎?”

少年終於抬頭,看著十清的眼神帶了些疑惑不解,還未等開口說話,便被遠處小跑過來的紈煜打斷。

“誒清清姑娘!你怎麼這麼快,我都冇跟上你的步子!”

分明是你一直在坑蒙拐騙好不好......

十清頭點了一下,示意著少年的方向。

“這位小公子,好像被你嚇傻了。”

紈煜:“哈?”

-直亂飛的蝴蝶,不慌不忙到達現場的十清心裡想。紈煜還在“各位有錢的捧個錢場——”時,十清將目光聚焦到自己麵前站著還冇反應過來的少年。少年一身墨色鑲邊深色撒花緞麵圓領袍,長髮如墨披散在肩頭,雙眼深邃,唇紅齒白的,眼下有顆分明的痣,任誰人瞧見不說一句“翩翩少年郎”。見少年還未說話,十清以為他被嚇傻了,抬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公子,還好嗎?”少年終於抬頭,看著十清的眼神帶了些疑惑不解,還未等開口說話,便被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