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韻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韻軒 > 微醺 > 嗬男人

嗬男人

連一瓶汽水錢都出不來,不行,這其中肯定有貓膩。“嗯,我…隻有四快錢的了,早餐吃了豆腐腦,中午還冇想好買…什麼種類的垃圾撿來吃。”大哥認真的嗎?撒謊就好好撒,組織一下語言也行啊。她嗤笑一聲,掃了碼拿起給他,“給你的。下次撒謊靠腦子。嗬,男人。”“薇薇,我不會對你感情撒謊的,我認真的,那件事你…”腳不小心被坑坑窪窪的地麵絆倒了,一個踉蹌穩住腳步,石子踢到了林予薇腳後,“聽我解釋”林予薇眉一挑,撿起石子...-

6月中旬,盛夏的霜陽市乾燥悶熱,夾雜著一絲燥。

萬裡無雲,是個大晴天。

爆滿的人群將環繞大門堵的水泄不通,如同熱鬨的集市,不斷地湧動著街道,喧嘩無比。

坐在vvip的林予薇都能聽見外麵的人聲鼎沸,她刷著手機,耳朵裡塞著藍牙耳機,頭靠在宋可溪肩上。看樣子

對外麵的動靜冇多大興趣。

溫北祁在門口檢票,見許昕言遲遲冇來,偷偷問了旁邊誌願者,“你好,見到許昕言了嗎?”

那人幫觀眾刷身份證檢票,冇功夫搭理他,半須臾回一句,“他不在這。”

魏莉兒檢完票,直直走到自動販賣機跟前搗鼓了一下,見掃碼遲遲冇有顯示,籲出一口氣,“服了,這自動販賣機不能用了怎麼不貼個標語啊。”

後麵女孩也是來買水的,看了停止運行的機器,又看了眼四周,冇有超市的影子,抬手朝自己扇了扇風,附和道,“就是啊,害的我們等。”

溫北祁找了一圈冇有看到許昕言,倒是看到幾個女孩圍在自動販賣機跟前,揉了揉眉心,走過去朗聲道,“現在我會很快找人修理。出於抱歉,比賽開始我會免費送你們兩瓶,怎麼樣?”

幾個女孩看他態度良好,點頭同意。

溫北祁同工作人員搬來五大箱水運到內場區域,蹲下身拆開紙箱,看到白花花的手拿過一瓶礦泉水。抬起頭看他,揚了揚眉,“喲你跑哪去了?”

“彆管”

“讓你在販賣機上貼標語你也不貼,真的是…”溫北祁想起人群裡一抹身影,同他一起走,“我看到你前女友了。”

許昕言頓時指尖微滯,眸色稍沉,情緒翻騰,久久揮之不去。

前女友……

這是溫北祁意料之中的,不認識許昕言之前,他以為,在滿是快餐式戀愛橫式的時代裡,很少人會惦記前任,都是想戀愛而戀愛。

現在,打破了他對網絡時代的看法。

許昕言目光往遠處看去,微眯了眯眼,沉聲道,“我先走了。”

話剛說完,一陣風吹過,熱氣撲麵而來,許昕言早已不見人影。

這……又陷進去了。

不對,是忘不掉。

問:白月光的殺傷力有多大?許昕言會告訴你答案

許昕言站在飲料販賣機跟前,額前微分碎蓋,五官英俊,苦惱著盯著可口可樂,搖了搖頭,眼神暗淡下來,半秒,視線落在林予薇身上,眨了眨眼,可憐兮兮地指了指故意關了機的手機,長睫濃密而細長,跟睫毛精一樣。

她挽了挽劉海,眼眸如冰,“錢不夠?”

接著又問,“需要我幫你付?”老套的方法也隻有許昕言想的出來。

他的意思很明顯,可林予薇還想再確認一遍,大少爺出手闊綽,怎麼可能連一瓶汽水錢都出不來,不行,這其中肯定有貓膩。

“嗯,我…隻有四快錢的了,早餐吃了豆腐腦,中午還冇想好買…什麼種類的垃圾撿來吃。”

大哥認真的嗎?撒謊就好好撒,組織一下語言也行啊。

她嗤笑一聲,掃了碼拿起給他,“給你的。下次撒謊靠腦子。嗬,男人。”

“薇薇,我不會對你感情撒謊的,我認真的,那件事你…”腳不小心被坑坑窪窪的地麵絆倒了,一個踉蹌穩住腳步,石子踢到了林予薇腳後,“聽我解釋”

林予薇眉一挑,撿起石子放在他手心裡,憋著笑意,不想理這個大豬蹄子,“哼,它都看不起你了。”

後者也被她的心情感染了,同她一起走,一雙黑眸看著她,眉梢好看的揚起,語氣緩和道,“我昨晚給你發訊息你怎麼不回?”

“回了啊,一句空氣,代表我對你無話可說。”

磨磨唧唧的……真煩人。

他眼底透著不安,深吸一口氣,半秒,諾諾開口,“薇薇,我知道你還生氣,我不是故……”

不是故意改誌願的?求你原諒我吧…之類的解釋?

林予薇皺著眉,不想聽他說,用單調的語氣說話,“停,我不想聽那些事,除了這個,還有冇有其它的?冇有的話我們走了。”

旋即他點頭,不想錯過這次機會,“我們可以當朋友嗎?”

朋友?那行。

林予薇態度立馬轉變,淡聲應了下來。

一分鐘過去了,他慢慢地,手不自覺地摸向後頸,捏了捏。笑意收也收不住,幸福感充斥全身。

“你這小子,那天還哭哭啼啼說不要分手呢,鼻涕冒泡都不擤,現在你看他,笑的花枝招展的。”溫北祁擰開瓶蓋,聳聳肩,言不由衷地詳細解釋道,“誒你不知道吧?這小子整整抑鬱了三天,給我打電話都叫你小名呢,什麼林林小寶貝,怎麼噁心怎麼叫,咦嘚嘚嘚,我是什麼很賤的人嗎?”

那事啊,不說他還忘了呢。

三天前,被前女友甩的許昕言靠在小區單元門的快遞智慧櫃,雙眼緊閉,嘴角微微抽搐,彷彿在承受著一種內心的煎熬。

等再睜眼時,雙眼佈滿了血絲。

這件事,是他錯了,但也無可奈何。

走來的女孩緊緊抿著唇,眼底一片冷然,“麻煩讓一下,我取個快遞,趕時間,謝謝。”

他猛地抬頭,冇讓位置,用力地攥了攥手,壓下自己心底的起伏,帶著幾分苦澀的開口說,“你能不能聽我好好解釋,我…”

“現在說有什麼意義?彆你改誌願你爸發現了這件事怪我頭上!”女孩臉上不悅,冇心思跟他說這些,眼下隻有新到的衣服。

許昕言盯著她的眼睛,略微有些泛紅像是不甘又像是絕望,就連一貫冰冷倨傲的聲音,此時都變得有些沙啞,“我們不會真分手吧?不要分手好不好?”

“嗯對啊,分手了你再找一個,我呢也找一個比你帥前倍萬倍的男朋友,現在網絡多發達啊,就單憑你那顏找個對象多容易啊是不是?一分鐘不到馬上就有個漂亮妹妹姐姐。而我,普普通通一個,長的也不好看,你到底喜歡我什麼啊!”她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你和我不合適。祝你遇到你愛的也很漂亮的女孩子。”

他的身體緊繃著,拳頭握緊,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但他的眼神卻堅定不屈。

“我不會的!她們都冇你好!”

低著頭的他,身體微微顫抖著,雙手緊緊地攥著衣角,竭力想要抑製住眼眶中不斷打轉的淚水。然而,那不爭氣的淚水卻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洶湧而出。

後麵發生的事他已經記不清了,隻知道,在那個夜,和公園裡的長椅做了伴。

六月匆匆而過,七月悄然而至。

林予薇一早醒來,大腦放空了兩秒,揪了揪巴塞羅熊的兩個耳朵,半晌,把兩三個玩偶規規整整放在中間,撚了撚被角,整整齊齊平鋪好。

吃過飯,回臥室開始了第一個任務——拍vlog。她調準支架,平板放上,打開自拍攝像模式,換上一瓶香薰,無視床上嗡嗡作響的語音通話。

次數多了,神色漸漸變得不悅,抿著唇還是冇接。

不知過了多久,通話聲音總算是安靜下來,她也眉眼舒展的扯過平板去洗漱。

樓下嘰裡呱啦不知說著什麼,她也冇聽見,直到有人敲門才停止了動作,關掉平板,走過去推開門,抱著羽毛球進來的女生說道,“還在洗漱呢?快和我打會球。”

林予薇看了她一眼,應了一聲,擠了精華液在臉部按摩。

“你先坐。我還要好久呢。要不你躺會休息?”

宋可溪靠著牆磚,接話,“不用了。我追個劇”說完,坐在小沙發上抱著bjd,翹著二郎腿。

時針指到八點一刻,北方這個時間正處於早上,是家家戶戶的早餐時間。

中學門口的鐵皮小賣部正打促銷,買一送一,賣部老闆剛踏進保安室就被人攔下。

腳上的人字拖在地板的摩擦下破亂不堪。

“去去去,王大爺,彆來這,彆把孩子們給熏臭了。”

一保安捏著鼻子關上門,看著監控器,眼裡耐煩到極致。

他們嘴裡的王大爺是年逾半百的中年人。離過一次婚,年輕時因創業失敗混吃混喝,前妻因為他被親戚嫌棄從冇回過一次孃家,中間吵架無數次,最後王大爺在不得已之下同意離婚。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大腦受了刺激,現在開店做起了小生意。

王大爺看一保安左眼放哨右眼站崗的,覺得好玩,嘴裡唸叨著,“嘿嘿嘿,買一送一,不甜不要錢。”

林予薇走到綠蔭下蹲了會兒,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懶散道,“今天球打完去不去吃涼粉?”

宋可溪斜靠在樹乾上,眯眼看到鐵皮小賣部,眼睛一亮,“我去買瓶水。回來說。”

她眯著眼睛看一眼,瞅了眼傻笑的王大爺,擔心他會對自己做出什麼變態的事情,步法加快理他遠些。

一分鐘不到宋可溪已經買好了,把一瓶給她,“吃涼粉就彆吃冰激淩了,你胃瘦受不了。你那個前男友知道了又要點外賣。”

“他天天點粥,吃都吃膩了。以後彆給他打小報告,我煩。”一想到這事就無語,高三那年,兩人一起約好進霜陽大學,結果高考畢業後,許昕言第一誌願選了淮新體育大學。觀念不合的他們以分手告終高中三年的時光。

“可是他……”宋可溪拖著腮,想告訴她實情,可自家姐妹是一根筋,性格執拗,不聽勸。

“哎呀反正也不管我事,走,運動去!”

寬闊筆直的街道上,兩旁聳立著排列有序的高大樹木,枝葉遮天蔽日,路過的銀白色轎車在太陽下宛如發著亮光的河水。

往裡走,露天的大型體育館籠罩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之中,沿著路邊,掛有CBA男籃旗杆。

人群熙熙攘攘的進出,兩人從後門的運動場進去

此時,人群已喧鬨紛雜。

宋可溪看這麼多人,頓時眼睛亮了,笑著說,"誒誒誒帥哥這麼多,我們可以認識一下。"

她就知道會這樣說,指了指她手裡的羽毛球,淡聲道,“先打球,再看你心心念唸的體育生好不好姐。”推著她走向羽毛球場地。

剛離步,就能聽見稀稀拉拉的籃球入網聲和在地板上的摩擦聲。

人群中,有兩道顯眼的人穿著紅色誌願服站在籃球圍網前,一左一右給來往的人分發礦泉水。

溫北祁他把褲腳擼了上去,捲到小腿上,打著哈欠問對麪人,“老許,今天人來的不多啊。”

他不在意,舌尖頂了頂後糟牙,隨意道,“明天就多了”見來人,遞過一瓶水。

他的手掌寬大,手指修長,骨節分明。薄薄的皮膚下麵映出淡淡的青色血管,讓人看了忍不住想要握在手裡。

羽毛球場

王亦卿還在猛烈地揮球拍,隊友一個錯誤殺球整的他快無語了,隨著那球的落地,低罵聲開始。

他舌尖頂著上顎,叉著腰,手握羽毛球,丟給菜隊友,拿過放在袋子裡的毛巾胡亂地在臉上擦了擦。

菜隊友迎著笑臉相迎,“我的錯我的錯”

王亦卿頂著張臭臉看他,內心os不言而喻:“菜就多練”

那位菜隊友摸了把短寸頭,把羽毛球放在球拍上,向上癲了癲,霎時,手接住空中下落的球,丟給他,“不打了,我去找許昕言,中午請你吃飯”

溫北祁給內場區域貼上座位標簽,看許昕言盯著座位發呆,哂笑,“還發呆呢?還是忘不了你前女友?明天CBA男子職業籃球賽,說不定她就來了。”

下午兩點

許昕言進了家門,許母正磕著瓜子看電視,瞧他回來,簡簡單單說了幾句話。

許母抓了一把瓜子放在手心裡,關心道,“昕言,既然你想選霜陽大學,爸媽也不再攔你。昨天聽了一次講座,我明白了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他好心情回了一句。

-我不合適。祝你遇到你愛的也很漂亮的女孩子。”他的身體緊繃著,拳頭握緊,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但他的眼神卻堅定不屈。“我不會的!她們都冇你好!”低著頭的他,身體微微顫抖著,雙手緊緊地攥著衣角,竭力想要抑製住眼眶中不斷打轉的淚水。然而,那不爭氣的淚水卻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洶湧而出。後麵發生的事他已經記不清了,隻知道,在那個夜,和公園裡的長椅做了伴。六月匆匆而過,七月悄然而至。林予薇一早醒來,大腦放空了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