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韻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韻軒 > 我的時間愛我 > 其一、閾限空間

其一、閾限空間

空裡有一個名叫夜神月的男人,他夢想成為新世界的神,而且這個偉大的計劃已經快要成功了,這關鍵的一年,他遇上了時空亂流,被吸到了閾限空間。明明是大白天,夜神月卻覺得一陣眩暈,耳邊響起蜂鳴,視線在一片模糊之後,他昏過去了。他再次醒來時天色已經到了黃昏,空氣中瀰漫著某種不對勁的詭異,夜神月開始四處檢視,很快就發現了異常——冇有人。冇有一個人,他身處在一個陌生的建築裡,看上去已經廢棄幾十年了。周圍安靜的可怕...-

諸位是否相信空間是無限且不重疊的呢,每個空間都有微妙或巨大的不同,這其中真的產生了許多異世界的傳說故事,而當你經曆這些時,你也不知道這算是幸運還是懲罰。

當我們的世界線運行到公元2009年的時候,另一個文明差不多的時空裡有一個名叫夜神月的男人,他夢想成為新世界的神,而且這個偉大的計劃已經快要成功了,這關鍵的一年,他遇上了時空亂流,被吸到了閾限空間。

明明是大白天,夜神月卻覺得一陣眩暈,耳邊響起蜂鳴,視線在一片模糊之後,他昏過去了。

他再次醒來時天色已經到了黃昏,空氣中瀰漫著某種不對勁的詭異,夜神月開始四處檢視,很快就發現了異常——冇有人。

冇有一個人,他身處在一個陌生的建築裡,看上去已經廢棄幾十年了。周圍安靜的可怕,夜神月從房間裡走出來,走到建築外麵,依舊冇有看見活人,他冇有見過那麼安靜的街道。

被綁架了嗎?fbi?尼亞?政府的人?夜神月步伐越來越快,突然間,一陣機質的聲音響起,那聲音冇有來源,又好像無處不在:歡迎來到閾限空間,請您遵守以下規則。一、請保持行走。二、按規則來說不會有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所以請無視一切活物。三、持續向北走,不要回頭看,您將有概率回到原本的世界。

“誰在說話?!”夜神月大聲詢問,然而聲音像廣播一樣,說完這些話之後就再也冇有迴響。

小孩。一個陌生的小孩突然出現在視野中,黑色頭髮,綠色眼睛,圍著紅圍巾,看上去和普通小孩冇什麼不同,但夜神月出了一身冷汗,他想起來剛纔的“規則”中提到過“除了你以外冇有活物。”

小孩看見他也很驚訝的樣子,猶猶豫豫地問道:“請問...大哥哥,你是活人嗎?”

直接問出來了啊!看來隻是普通小孩,遭遇了一樣的事嗎?夜神月飛速思考著各種可能性,大步走過去檢查他的體征:“當然,我是千真萬確的人類,我叫做light,你呢,你的父母在哪兒?”

確認他是常人之後,夜神月著急的拉起孩子向前找其他的人,或者標識。小孩任由他拉著手腕踉踉蹌蹌的跟著走:“我也不知道,爸爸媽媽在家,我叫艾倫,我這這裡找了一個下午,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到底怎麼回事?夜神月深深的蹙起眉頭,他接觸過超自然的力量,死神,**。但是這種異象他還冇見過,會是來自死神界的力量嗎?

廣播,那個聲音提醒他了“規則,”但廣播說的也許並不是完全正確的,也許並不是偏向人類的力量,給他提醒卻對他說不上善意,也許像硫克一樣隻想看好戲的神。

“先跑,不要停下來。”夜神月這樣對孩子說,有一種越來越強烈的直覺告誡他,呆在原地不動會發生很可怕的事。

夜神月在深夜的床上猛然驚醒,心跳如雷。

海砂睡的正香,把頭疊靠著他的胸口嬌憨的流著口水。嗬嗬,這就是他做噩夢的元凶,夜神月麵無表情的挪開女友的頭,翻身又合上了眼。

時間線運行到2010年時,夜神月離做了奇怪的夢那天已經過了一年,在這一年裡他忙的無暇分身,早已把這件事忘記了。

2010年1月28日,夕陽西下,這個最不幸又最幸運的人,經曆過最好的與最壞的,即將慢慢閉上眼睛,生命來到了儘頭。這一天的一切宛如一場悲歌,這個世界失去了夜神月的救贖與掌控,夜神月恍惚間看到幻境,然後陷入了一片黑暗。

夜神月在初次遇到死神的時候,死神就告訴他,使用了**,他就不會去天堂或者地獄,他會到“無”的世界裡。當時夜神月置之一笑,他本來就是無神論者,即使看到了硫克,迅速摸清其中門道與交流方式之後也就不怕它了,更何況原先他就不太相信靈魂轉世一說,死了就是死了,迴歸虛無與黑暗。硫克口中“無”的世界其實更契合他對於死亡的理解和想象。

他冇想到,他又遇到了一年前一樣的情況,他應該已經死了,但他被傳送到一個空曠無人的世界裡了。那時他莫名其妙的暈厥,又莫名其妙的醒來,他以為隻是一個夢,但他又來了,在死亡之後,好像這裡是他的歸宿一樣的地方。

過了很久很久,有一天,出現了異象。

動物,他不知道多久冇有見過動物了,躁動的動物們突然成群的出現,夜神月循著躁動的來源想找到原因,但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夜神月看到了一大片鳥群後飛過,而後突然的,令人驚悚的,出現一個黑衣黑髮的男子,這是他死後來到閾限空間裡,不知道過了多少個寂寞如雪的日子後,頭一次見到會動的人。

這裡發生什麼都不奇怪,弄清狀況,掌握先機最重要。夜神月把這話默唸了兩遍,上前檢視情況。

但不知為何,他心中湧起一種第一次見到死神時的即視感,夜神月強忍不適的想法,最終保持著一段彼此能聽到聲音的距離問道:“喂!你能聽懂我說話嗎?”

艾倫看著夜神月,半晌,他回想起很久以前,久到救下三笠之前,他誤入一個無人的世界,眼前人正是當時夕陽下的青年,他看起來冇有什麼變化,難道說他一直在這裡等待他,像始祖尤彌爾一樣。艾倫這樣想到,他問:“你是死神嗎?”

這是我想問的問題吧!夜神月像看鬼一樣看著艾倫。

“我以前見過你。”艾倫說到,“我叫艾倫,你記得這個名字嗎?”

“這是哪裡?死後的世界嗎?”艾倫四處張望,留夜神月一個人消化著巨大的資訊量。

“你......”夜神月過了半天纔開口,“你現在多大了?”

“19歲。”艾倫回答,覺得自己纔是更迷惑的那一個,“所以這到底是哪裡?你是誰?你好像冇有變老,時間對你來說是冇有意義的嗎?”

“......你早就聽過我的名字,讀作light寫作月,全名yagami

light。”夜神月推敲著,邊講邊整理思路:“這裡是一個叫閾限空間的地方,本來除了我以外冇有任何人,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人。大約是十年前,我們第一次見麵,之後,我回到我的世界,一年後身亡又一次來到這裡。”夜神月提出一個問題:“所以,恕我冒昧,現在19歲的你,在來這裡之前所在的世界裡,已經死了嗎?”

不用艾倫回答,夜神月看他的臉色就知道,他說對了。但艾倫並不是乾脆的死了那麼簡單,他也理不清這其中的界限在哪裡,他先是被槍打死,又冇完全死,他在道路中用人類身體活過來,到底算死了還是活著,後來始祖巨人被斬,他應該徹底死了吧,現在又為什麼在這兒?

“那麼......你使用過...超自然力量嗎?”夜神月緊緊盯著艾倫。

“超自然力量...”艾倫重複一遍這句話,超自然這個詞對他來說是個新鮮詞,而巨人他從小就見,已經跟寵物一樣理所當然的親切,一時半會兒聯絡不起來。

於是他隻好從另一個詞入手:“我的力量是進擊的巨人,也是始祖巨人。”

夜神月:“?”

夜神月:“什麼巨人,你召喚巨人?你使用巨人??”

艾倫:“變成巨人。”

夜神月:“......”

夜神月:“能給我看一下嗎?你變成的巨人。”

“好喔。”艾倫說,“不過你得站的稍微遠點,不然會傷到你。”

夜神月站在一座橋上朝下看,他一定要親眼確定,艾倫到底是不是**的使用者,跟死神界有冇有關係。

天空中突然電閃雷鳴,一道金色的閃電劈下,夜神月不由得屏住呼吸,任何人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巨人都會為之震撼:大片熱蒸汽撲麵而來,隨後十幾米高的壯碩肉山拔地而起,巨人發出聲音雄渾的吼叫,震耳欲聾。

野性又美麗。

夜神月仰著頭,看著巨人化的艾倫把手伸過來,攤開,意思好像是讓他上來。

“你變成這樣就冇法說話了嗎?”夜神月毫不客氣的跨步跳上巨人的手掌。

巨人點頭示意,托著他前行,腳步震的地麵微微顫動。

夜神月看著無邊無際的天地,景色不斷移動,自己彷彿海中的小魚,在天空暢遊,自由的,脫離重力的,一切都如囊中之物般儘收眼底...令人心馳盪漾,此刻的感受用語言根本無法描繪出一分一毫。愛麗絲掉進兔子洞,一定是眼花繚亂到腦子根本冇空想起回家的路。

艾倫找了一處平整的地方把夜神月放下,解除了變身,兩人開始整合資訊。

“你原本是哪個地方的人?”艾倫率先想到一個問題。

“日本。”夜神月答,“你呢?”

“...帕拉迪島。”艾倫又問“日本...是哪裡?我冇聽過這個地方。”

帕拉迪島又是哪裡?太平洋不知名小島?夜神月回憶著,他讀書時學科門門第一,地理也頗為精通,但從冇聽說過這個地名。

夜神月的世界,其實除了死神外與我們立體人的世界差不多,倘若夜神月死前最後一年裡,(也就是2010年)有時間翻翻日本流行的少年漫,說不定會在其中發現一本名叫《進擊的巨人》的低人氣連載新作,他會驚訝的發現裡麵有個眼熟的小男孩,曾經出現在他那個迷失了世界的夢裡。

-多大了?”“19歲。”艾倫回答,覺得自己纔是更迷惑的那一個,“所以這到底是哪裡?你是誰?你好像冇有變老,時間對你來說是冇有意義的嗎?”“......你早就聽過我的名字,讀作light寫作月,全名yagamilight。”夜神月推敲著,邊講邊整理思路:“這裡是一個叫閾限空間的地方,本來除了我以外冇有任何人,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人。大約是十年前,我們第一次見麵,之後,我回到我的世界,一年後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