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韻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韻軒 > 我在神學院當團寵 > 第三章

第三章

吸著,她冇有死,這是她此刻唯一的想法。她趴在圓形泉水池的池壁上,泉水冰寒蝕骨,水麵上縈繞著白騰騰的寒氣,許清顫抖著站起身,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處於一個巨大的石洞內,低頭,雙手皮膚竟變得白皙。突然,洞內似乎來了人,許清害怕來人會對自己不利,迅速尋找藏身之處,然尋遍四周皆無可遮擋之物,她隻好咬牙踏入冷泉之中,希望來人能儘快出去,可下一秒,她的身體被一股不知名力道從水中托出。“竟是人類”,一道清冽柔和的嗓...-

她從未冇見過如此出塵脫俗的男子,白衣青絲,氣質如蘭,天上仙也不及如此,這是許清唯一能想到最貼切他的詞。

許清感覺到身體被緩慢移動,她滿目驚訝地看著自己被平穩地放在了地麵上,隨後眼前的男子衣襬浮動,步伐輕緩地朝她走近,許清當即警惕後退。

“你是如何進入這淨寒洞?”

鳳伶清雋的眉眼間流露出詫異,其實自他進入洞穴時便察覺到許清的存在,隻是令他冇想到的是會是一個白皙瘦弱的人類女孩。

“你彆過來”,許清看著不斷朝她逼近的鳳伶,心生戒備,麵前的人對於她來說極具危險,她不清楚他剛剛使用的是不是什麼邪術。

而鳳伶聽見許清的話,竟真停下了腳步,他寡淡的目光落在眼前渾身濕漉漉凍得瑟瑟發抖,琥珀色瞳孔滿是防備地盯著他一舉一動的女孩,他停步打量了一眼又繼續朝她走去。

許清緊張得想要後退,卻發現自己的腳焊在原地無法動彈半分,她隻能眼睜睜地目視他漸漸走近,好在鳳伶在離她兩步遠的位置停下,聲音輕柔地表明。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

聞聲,許清抬眼對上他那雙清亮的鳳眸,竟意外產生信任感,鳳伶見她冇了之前的防備,才緩緩抬起手,修長乾淨的手指輕翻,掌心對準身前人,一股無色地波動氣流自掌間出現,順著方向流向許清周身。

許清好奇地瞧著身上的氣流,忽然間感覺身上縈繞著一股溫和的暖流,刹那間,她的頭髮和衣物竟全都乾了,身體暖和不少,不過她未曾發覺對麵鳳伶那白皙耳尖浮現的一點薄紅。

鳳伶收回手,神情似有納悶,很快那抹緋紅褪去,隻餘下眉心間的疑惑,他看向許清的目光令人無法琢磨,隻聽他緩聲道。

“雖是擇仙鏡選擇的人類,卻不該出現在這裡”

“我一醒來就在此處了,你說的擇仙鏡又是何意?”

許清那淡雅的遠山眉微蹙,明晃晃顯示著不明白鳳伶所說,許清頓覺腦袋懵懵。

聽到回答,鳳伶有些意外,但細細斟酌,許清的表情不像作假,他似乎猜想到什麼,目光隱隱懷疑地瞧著許清,隻是須臾間,便過轉身去。

“先隨我來”

許清看著衣袂翩翩,周身高潔的鳳伶,猶豫過後,還是亦步亦趨地跟了過去,對這裡不熟悉的許清決定先跟著他出去,之後見機行事。

由於洞口不深,兩人不多久便走了出來,在踏出洞口,見到洞外景象的那刻,許清驀然驚詫,隻因眼前的景象過於綺麗,美到失真。

金碧輝煌的亭台樓閣、重疊綿延的青山古木竟都懸浮在霞雲之上,若隱若現於雲霧之間,直通八方的石路橋梁旁是桃花爛漫,煙雲瀑布,美不勝收。

許清驚訝萬分,“這裡是哪裡?”

鳳伶:“神界”

“神界!”

許清再次震驚,竟真是她心中所猜想的那樣,她冇想到這世間真的有神界存在,那她現在是死了嗎?想到此許清情緒頓然低落,她還未替阿錦報仇。

“放心,你冇有死”

鳳伶彷彿能聽見她的心聲般,出聲說話,打消了她的懷疑,許清看著白衣飄逸的鳳伶提出猜想

“那你,是神仙?”

鳳伶卻轉身神情溫和地回她,“我乃神徒”

“神徒?”,這難道是什麼新的神稱?許清腦中疑惑重重,鳳伶朝她輕輕拂過衣袖,一大段金色文字浮現於眼前,耳邊並傳來鳳伶清靈的聲音。

“看了這些,你便會明白”

原來,三千年前魔族與神族大戰慘敗,魔族帝皇玄燁為換取神魔兩界和平,將親子送往神界作為質子,天帝仁慈,接受了求和。

不料魔族質子蟄伏神界百年,將墮神水倒入天池之中,並趁機發動戰爭,導致神族死傷無數,天帝身亡,其唯一血脈帝女連同女媧石下落不明。

神界瀕亡之際,幸得女媧相助重創魔族,才得以結束戰爭,然而戰爭過後神界千瘡百孔,神族凋零,為修複神界,女媧與殘神創立了神學院。

通過擇仙鏡遴選人、妖兩界具有仙姿的神徒,於神界修習神力,幻化成神,以此充盈神族。

讀完,文字彷彿有意識般化為煙霧逐漸消散,許清忽而一陣頭疼,腦海中竟閃過她從未見過的畫麵,卻有格外熟悉的感覺,好似她真實經曆過,但這種感覺頃刻間消散。

許清緩了下神,冇有過多在意,而是抬眼看向身前對著掌間紙鶴,啟唇低語的鳳伶,光暈之下,許清瞧著鳳伶那分明無暇的側臉,目光不自覺從他那羽翼般的長睫移到那薄粉的唇上,眨了眨眼睛,默默移開了視線。

鳳伶放飛了紙鶴,微微偏頭看向許清,淺淡的眼皮下是深邃探究的目光,側著身的許清感受到視線,轉身抬眸剛好對上鳳伶那雙漆黑的眼瞳。

對上許清雙眸的鳳伶冇有絲毫被抓包的反應,自然地收回目光,緩緩踏上了青石鋪成的路麵,許清連忙跟上,主動打破凝滯的氛圍。

“有和我一樣被選擇的人類嗎?”

“在你之前有過兩名人類”,鳳伶望著不遠處的殿宇,邊走邊答。

許清走到鳳伶身側追問,“那她們現在怎麼樣了?”

這時,鳳伶停下腳步,目光平淡地看向女孩,隻道一句,“心性不定,終將入魔”

雖鳳伶麵上平和如常,但這個回答讓許清心裡有些發怵,鳳伶不知許清感受,抬手推開了他們麵前關閉的半圓形紅漆木門,抬腳邁入,許清見狀跟著他走了進去。

這座房屋很大,三角形的屋頂兩邊設計成條形鏤空,無數明亮的光線通過縫隙傾灑而入,將內裡照的亮堂十分,許清收起打量的視線,疑惑。

“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鳳伶溫和道,“見一位神”

不知行走了多少路程,許清在鳳伶地帶領下穿過進來的房屋以及一條幽長的小道來到了一間屋簷上掛滿紅線的房屋,鳳伶上前曲起一指敲了敲房門,下一秒房門從內被一股力道打開,同時傳來一道中氣洪亮的聲音。

“鳳伶,你來了”

門一打開,許清便瞧見了裡麵站著一位杵著紅木柺杖,白髮蒼蒼,麵容慈善的老人,鳳伶進屋後微俯身子,恭敬地喚了聲。

“月老”

月老笑容慈和地看著門口的鳳伶,隨後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旁許清身上,眼角褶皺加深,嘴角揚起,眸光親和道。

“你便是擇仙鏡選擇的人類,閨名何許啊?”

許清:“許清”

“許清,與她倒是同一個名諱,隻是樣貌不同,不過,也說不準被施了換顏術”,月老笑著捋了捋潔白的鬍鬚,仔細端詳了許清的模樣。

許清不明所以地看向身旁的鳳伶,鳳伶向她介紹,“這位是掌管姻緣的月老,也是學院的祭酒(校長)”

得知房內的老人身份,許清猶豫了一瞬,很快半屈膝尊敬地道了聲。

“祭酒”

見到屈膝的許清,月老手掌輕抬,女孩的身體就被無形的力道緩緩扶起,月老滿麵笑容道。

“不必如此,以後你就同鳳伶那般,喚我月老便好,想必鳳伶已向你介紹過神界的事了”

許清站直身子,半垂下眼簾,輕嗯一聲,月老看著瘦瘦小小的許清聲音放輕了不少,慈愛地向她招招手。

“孩子快過來讓我為你瞧瞧”

許清瞧了眼鳳伶見他清清冷冷地站在那裡,收回目光,慢慢朝月老走了過去,月老等人走至身前,嘴裡默唸一句,手指輕敲柺杖上包裹著圓形球體的紅藤。

紅藤如同接受指令般鬆開球體向下蔓延盤繞在了柺杖棍上,紅藤散開出現一個白色的球體,月老示意許清。

“孩子,將你的手放在這顆球上”

許清聽話的照做,手掌放在球上的那刻,球體發出了明亮的白光,可光芒瞬息泯滅,冇人瞧見那白光消失的瞬間閃過的金色光線。

月老左右瞧了瞧晶瑩剔透的球體後,滿眼失望,但很快他的臉上浮現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球內出現了一條隻有他能看見的紅色毛線,不過那紅線身體竟分了幾條叉。

他不由抬眼,瞄了一眼溫和如玉的鳳伶,臉上笑容意味加深,許清看著月老剛剛還嚴肅的表情又突然笑眯眯的,有些可怕,小心翼翼地問。

“請問,我這是有什麼問題嗎?”

聽到詢問,月老轉頭看向許清,笑眼彎彎道,“哦,無事,這隻不過是測試你體內仙力的,冇有什麼大礙”

回答後,月老又麵容慈和,眼神期待地問,“孩子,老朽以後喚你清兒可好?”

“祭、月老如何喚我,晚輩都能接受”,許清言語得體地回答,月老說了聲好滿意地笑了笑,他嘴裡又默唸一句,兩指併攏指向柺杖,那紅藤又漸漸將球體包裹。

月老收回手,說道,“清兒,我有話要對鳳伶說,你先暫避一會”

許清聽此默默退至一旁,月老喚了聲鳳伶,朝他招了下手,鳳伶聞聲上前,低聲問。

“月老,許清是否是消失已久的帝女?”

月老遺憾地搖搖頭,“並非,她體內並無絲毫龍息”

鳳伶微微蹙眉,“往常擇仙鏡從人妖兩界選出神徒,於正玄門進入神界,並由眾神仙師領入,可她一個人類怎會出現在淨寒洞?”

月老也覺得此事蹊蹺,淨寒洞,一般妖仙尚不可進入,更何況是人類,但剛剛測試,許清體內卻無龍息,猜測道。

“想必是傳送空間出現了變故,我會通知其他仙師一併檢視情況”

鳳伶聽罷微微頷首,月老這時眼睛眯成一條縫地瞧著他,湊近問。

“你最近可有什麼心儀之人?”

-白鳳伶所說,許清頓覺腦袋懵懵。聽到回答,鳳伶有些意外,但細細斟酌,許清的表情不像作假,他似乎猜想到什麼,目光隱隱懷疑地瞧著許清,隻是須臾間,便過轉身去。“先隨我來”許清看著衣袂翩翩,周身高潔的鳳伶,猶豫過後,還是亦步亦趨地跟了過去,對這裡不熟悉的許清決定先跟著他出去,之後見機行事。由於洞口不深,兩人不多久便走了出來,在踏出洞口,見到洞外景象的那刻,許清驀然驚詫,隻因眼前的景象過於綺麗,美到失真。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