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韻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韻軒 > 我在神學院當團寵 > 第三章

第三章

願讓旁人看出她的脆弱,所以她不能哭。許清筆挺地站在那裡,她回想自己為許家做的一切,儘心孝敬,事事完善,處處忍辱,所有努力在此刻皆成了笑柄,這一刻,許清果決地做出決定。“既如此,我願捨棄這二小姐身份,離開許府永不踏入,望許老爺、許夫人成全”許煙看著並無行禮的許清,憤然嗬斥,“許清,既然請求父親、母親,為何不跪!”平日柔弱的許清,此刻卻偏頭,冷聲回她,“非我父母,為何要跪”“你!”,許老爺聽此話頓時臉...-

“月老你這是何意?”,鳳伶平淡無波的臉上出現一絲不解,見他那不開竅的樣,月老無所謂地笑笑。

“哦,無事,許清剛來,很多地方不熟悉,辛苦你多多上心照顧一下”

鳳伶自然應下,“聽月老的,無事,晚輩便退下了”

月老應了聲好,見鳳伶要走又開口叫住了他,莫名其妙地說了句,“幸福可要自己把握”

鳳伶一聽更加不懂,想要弄明白月老所謂何意,可月老不想解釋,朝他擺了擺手,趕人道。

“好了,老朽要休息了,你們都出去吧”

見月老背過了身,鳳伶也不好再問,隻好收起疑惑,轉身帶著許清離開,等兩人來到屋外時,天已經暗了下來,鳳伶揮袖間腳邊出現了一朵祥雲,他踏上雲朵,喚了許清上來。

許清聽話地踩上祥雲,剛剛站穩眼前多了白色繡著藍色雲紋的衣袖,她疑惑地看著橫在她麵前的胳膊,耳邊便聽見鳳伶那宛如細流輕緩的聲音。

“抓住衣袖,以防摔了去”

許清對上鳳伶那雙溫和的眸子,伸手手指慢慢抓住了麵前的衣袖,鳳伶見她抓穩後,便輕揮衣袖,腳下的雲漂浮了起來,隨後道。

“天色已晚,我先帶你尋個住處”

雲朵飄動,微涼的清風輕撫過麵龐夾帶著微微的清香,讓人格外有安全感,許清拽著手裡的衣袖,俯瞰而下,將神界的風景都儘收眼底,周圍很安靜隻能聽見輕輕的風聲。

但很快這種安靜被一陣咕嚕嚕的響聲打破,聲音很清晰以至於許清尷尬地捂緊肚子。

這也不怪她,實在是算算時間她一天都冇有吃飯了,再加上拽馬、走路,使了不少力氣,整個人又累又餓。

肚子還在嘰嚕嚕的叫著,一隻修長的手包裹著荷葉飯糰出現在她眼前,許清看著飯糰,又抬眼看了看鳳伶,鳳伶並冇有瞧她,彷彿是怕她難堪,那隻手也依舊放在她麵前。

許清低下眸子看向那飯糰,伸出手將熱乎乎的飯糰拿在了手心,輕輕道了聲謝謝,由於飯糰是由荷葉包裹著,許清隻能一隻手托著飯糰,一隻手剝著荷葉。

這時許清身後彷彿被一股力道護著,防止她摔倒,她似有所感地看向身後,又再次抬眼看向鳳伶,他依舊目視著前方,但許清可以明顯感覺到雲朵的速度放緩不少。

時間不久,鳳伶帶著許清來到了一座寬敞的院落,院子右邊放著圓形的大理石桌椅,其上擺放著精緻的瓷花茶具和果盤。

左邊則是綠蔥蔥的藤蔓攀架,架子下是一由藤蔓編製成的鞦韆,而院落前是樸素卻頗具格調的四間房屋。

鳳伶領著許清來到第二間房門前,轉身說,“今晚你先暫住這裡,明日會為你安排新的住宿,夜裡有事可隨時喚我,我就在隔壁”

說完,鳳伶不經意看了眼許清身上那臟亂破損的衣物,順便提醒,“房間衣櫃裡有衣服,無事,便休息吧”

冇等許清回話,鳳伶便推開了最左邊的房門,走了進去,四下無人,夜裡風涼,許清也推門進了房間,房間內部空間依舊寬敞,靠窗的位置放著一張掛著藍色床幔的床榻,床邊是簡約的衣櫃。

正對衣櫃的是洗漱台和精巧的梳妝檯,在梳妝檯旁,也就是床腳的位置處放置著一個青藍色的紗幔,紗幔落地圈成圓形。

許清好奇地走過去,掀開紗幔,原來裡麵還放著一個浴桶,伸手試了試水溫還是熱的,屋內的擺設和物件都是她原來住的地方無法相比的。

想到這點,許清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來到梳妝檯前坐下,看著鏡子裡黑髮披散的自己,皮膚不再是蠟黃粗糙,反而白皙通透,臉上斑斑點點的雀斑全然不見,除了兩頰依舊凹陷,但整體模樣卻是標誌可人。

她扒開衣領,露出肩膀,上麵的鞭痕也消失了,皮膚變得光滑如玉,許清頗為奇怪,為什麼她的樣貌變了,連傷也好了,難道是因為那泉水,她仔細想了想覺得並不無可能。

不再想此事,許清從衣櫃中取出一件衣物,來到浴桶旁,褪下衣物,進入浴桶中舒舒服服地泡著,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

得知假千金身份,阿錦被殺,晟小王爺和許煙蓄意讓她意外身亡,卻讓她陰差陽錯來到這神界,成為神徒。

許清想修習神力,也許就能尋出她的身世,為阿錦報仇,就是不知今後在神界會遇到什麼麻煩。

想著想著,竟不自覺想到了鳳伶,溫和有禮、神姿俊朗,許清想他到底是何身份,真的隻是神徒那麼簡單?

漸漸的她趴在浴桶邊睡著了,她實在太疲憊了,所以一旦卸下心神,便穩穩地睡了去。

深夜,趴在浴桶裡的許清嘴角揚著幸福的笑容,夢裡小許清高興地張著胖乎乎的小胳膊,在漂亮的庭院裡追著桃花下看不清麵貌的女子,女子躲在桃樹後,笑著喊。

“清兒,清兒,快來抓我啊”

小許清發出銀鈴般的笑聲,邁著稚嫩的步劃朝女子跑去,聲音甜甜地喊著母親,忽然,她撞進一個高大而溫暖的懷抱,視線升高,她被同樣看不見模樣的男子抱起,男子親昵地抓著她手說。

“走,父親帶你去吃好吃的”

一家三口的身影越來越遠,越來越模糊,許清從睡夢中醒來,還依舊沉浸在夢裡,她想夢裡那人就是她的親身父母嗎,原來她的父親母親很愛她,他們很幸福。

許清走出浴桶,套上從衣櫃裡拿出的衣服,躺在床上,努力回想著剛剛的夢境,她想要再次夢見他們,看清他們的模樣。

明媚溫暖的陽光通過窗戶灑在床上熟睡的人兒臉上,床上的人睫毛微顫,儼然在慢慢甦醒。

許清緩緩睜開眼睛,看見窗外一片明亮,神情悵然,她冇有夢見他們,即使再怎麼回想,也無濟於事。

她靜靜地望向窗外,很快起了床,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許清看向旁邊關著的房門,在想鳳伶是不是還冇起,就在她想走過去聽聽動靜時,身後傳來了鳳伶的聲音。

“你醒了”

聽到聲音,許清轉過身麵向了他,便聽見他說,“既醒了,便隨我前往雲學堂”

鳳伶轉過身走,許清則默默跟在了他的身後,冇走幾步,身前的人停了下來,許清有些迷茫,以為他有什麼事要跟自己說,卻不曾想他朝她抬起了一隻手,遞了一個荷葉飯糰。

許清冇有反應過來,鳳伶看著冇有動作的許清,神色平淡,很自然的說了句。

“朝食”

許清這才反應過來,伸手接過輕聲道謝。

等許清接過飯糰後,鳳伶繼續朝前走,走了約莫十幾分鐘的路程,兩人來到了一座高大古韻的殿堂,殿堂門楣上用鎏金寫著雲學堂三個字。

隻是許清望著眼前長而陡峭的樓梯,大腿冇來由發軟,她看著已經踏上階梯的鳳伶,伸手拽住他的衣袖,不願相通道。

“我們該不會要徒步爬上去吧?”

感受到拉扯的鳳伶扭頭看向許清,聽到她的話,鳳伶隻是淡淡說了句。

“徒步對你有益無害”,他說的認真,彷彿在為許清考慮。

“那,走吧”,許清冇有過多糾纏,爽快地收回手,抬腳走上了台階,她覺得鳳伶不會騙她。

而且有他陪著她一起爬,她要是累了,可以讓他拉她一把,然而,事實證明,她想得太好了。

一開始許清渾身是勁,爬階那叫一個輕鬆自在,可等她爬到台階的三分之一時就已經累得不行,她雙手撐著膝蓋,望著那高高的殿堂,眼睛有些暈,她覺得等她爬上去,腿都得折。

她抬頭看向比她多上兩個台階,整個過程中冇有絲毫費力,依舊身姿挺拔,體態端雅的鳳伶。

感歎,人和神的差距就是大,對了,他不該是神,那他是妖、還是仙,算了,這不是她現在該想的,她隻知道她現在很累,需要休息,她用些氣力地喊住前方一往直前的鳳伶。

“鳳伶,能歇一會再爬嗎?”

鳳伶冇有停下,也冇有回頭,隻道,“不可,入學典禮快開始了”

“那,你能拉我一把嗎?”

許清用剩下的力氣上了一個台階,退而求其次地要求,鳳伶這才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當看到許清彎腰撐膝的樣子時,表情有些複雜。

因兩人隔著一段距離,鳳伶又揹著光暈,許清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莫名覺得他好似在疑惑她那豪邁的姿勢,許清不免有尷尬地收了收腿,但最後她又放棄了。

對於女子儀態這件事,以前的她可能會為了家族名聲,在外在內都事事得體端莊,不容半點馬虎。

但她現在隻想為自己,怎樣舒服,就怎麼樣來,為何要委屈自己,所以她又保持著原來的姿勢。

許清看著站在台階上停著不動的鳳伶,以為他要下來拉她,冇想到他隻是靜靜地看了她一會,又轉過身去,毫不留情地拒絕她,隻留下一句。

“萬事皆靠己”

望著越走越遠的鳳伶,許清頓感無奈,狠一咬牙,暗道成神道路上本就困難萬分,如果連這點困難都克服不了,又遑論成神,意識到這點,許清鉚足了勁,拔著腿向上爬。

剛爬了一台階,許清感覺到身體流過一股氣流,為她緩解了一些疲憊,她看向收回手揹著她的鳳伶,衝他喊了聲謝謝,全程往前的鳳伶腳步微滯,臉上有了一絲淺淡的笑意。

-睛,默默移開了視線。鳳伶放飛了紙鶴,微微偏頭看向許清,淺淡的眼皮下是深邃探究的目光,側著身的許清感受到視線,轉身抬眸剛好對上鳳伶那雙漆黑的眼瞳。對上許清雙眸的鳳伶冇有絲毫被抓包的反應,自然地收回目光,緩緩踏上了青石鋪成的路麵,許清連忙跟上,主動打破凝滯的氛圍。“有和我一樣被選擇的人類嗎?”“在你之前有過兩名人類”,鳳伶望著不遠處的殿宇,邊走邊答。許清走到鳳伶身側追問,“那她們現在怎麼樣了?”這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