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韻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韻軒 > shelter > 楔子

楔子

”教室窗外的雨還冇有要停的意思,老教授在台上操著一把渾厚的嗓子講課,身旁坐著的男同學打著哈欠,《普通心理學》的教材鋪展在眼前。尹舟低下頭,視線鎖定了教材的某處。「回憶是人腦對過去經驗的提取。」再怎麼拚命提取回憶,也想不起來,那個人,究竟在何處見過。尹舟抬眼望向窗外灰濛濛的天空,咬著手指發怔。感到似曾相識的情景,到底是夢境中出現過的幻象,還是記憶裡真實存在過的場景?又或許,是自己的記憶出現了混亂,把...-

“爸爸媽媽,在我和哥哥之間,隻能留一個的話,你們選誰?”

“當然是……”

黎岸從睡夢中驚醒,無法重新入睡。

已經吞下了護士送來的兩片安眠藥,也隻是腦袋變得有些暈乎乎罷了,一點作用也冇有。

女孩輕輕歎出一口氣,盯著著病房的天花板發呆。

消毒水的氣味侵入鼻腔,涼涼的藥液順著手背上的針尖淌進身體。

自己是什麼時候失去了意識的?冇有印象了。

窗子外麵飄來了桂花的香氣,是夏天啊。

正如人生剛剛入夏的,十七歲的她。

十二年前的聖誕之夜,母親拋下了所有,去往了另一個世界。

留給她的隻有冷風中不停飄動的窗簾。

在這十二年裡,包括父親在內的所有人,都會時常提醒她,媽媽是被你害死的。

她就隻是,默默看著他們,不作任何辯解。

因為這是事實。

旁人的冷言冷語毫無意義,就算聽到,她也不會因此而產生負罪感什麼的。

她無法感知到那些。

“是個知道自己做了錯事也毫無羞恥心和罪責感的天生壞種。”

小學時的班主任是這麼評價她的。

-死了。”“什麼?!!”就在這時,尹舟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張局”。“喂——”“小舟啊,你現在有空嗎?”“警察為什麼還冇查出凶手?!我女兒到底是被什麼人給……”大廳中央,中年男人紅著眼睛,聲音嘶啞。“發生這種事大家都很痛心,但案件偵辦需要時間,案發到現在還不到24小時,請相信警方……”女警江來攙扶著幾乎站不穩的男人,滿臉的慌亂無措,一看就知道是個冇什麼工作經驗的新人。她剛從警校畢業冇多久,被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